滾動(dòng)> 正文

人民幣匯率下跌,對國內債市影響幾何? 這個(gè)指標相關(guān)性或更強 環(huán)球微速訊

時(shí)間: 2023-06-28 08:36:25 來(lái)源: 金融界

今日,人民幣匯率加速下跌。截至15:00,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連續跌破7.20、7.21和7.22,日內跌超280個(gè)BP;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更是觸及7.24,刷新去年11月以來(lái)新低。就在5月下旬,人民幣匯率剛跌破7的重要關(guān)口。人民幣匯率貶值對各類(lèi)資產(chǎn)價(jià)格的影響引發(fā)關(guān)注。若簡(jiǎn)單考量匯率對國內債市的指引,參考意義不大。相較之下,美元指數與國內債市的正相關(guān)性更顯著(zhù)。

內外因素共同驅動(dòng)人民幣貶值


(資料圖片僅供參考)

今年以來(lái),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累計跌幅都已超過(guò)4.6%,本輪人民幣匯率貶值是內部與外部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。

中信FICC團隊首席明明認為,國內經(jīng)濟修復路徑較為坎坷,是人民幣近期偏弱運行的主要內部原因。4-5月我國制造業(yè)PMI持續走弱,連續兩個(gè)月在榮枯線(xiàn)以下位置運行,顯示出需求不足仍是核心制約。同時(shí),非制造業(yè)的復蘇斜率也出現了放緩跡象,5月的建筑業(yè)商務(wù)活動(dòng)指數和服務(wù)業(yè)商務(wù)活動(dòng)指數均較4月讀數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。此外,包括固定資產(chǎn)投資、規模以上工業(yè)增加值、社會(huì )消費品零售總額、CPI等在內的大部分經(jīng)濟數據讀數均低于市場(chǎng)預期,呈現出消費和工業(yè)需求不足的特征。在市場(chǎng)供需維度,結售匯順差低位運行也在一定程度上顯示出人民幣市場(chǎng)需求偏弱。

另一方面,美國經(jīng)濟的相對韌性、通脹粘性略超預期以及美聯(lián)儲官員偏鷹派發(fā)言導致市場(chǎng)降息預期回調等因素共同驅動(dòng)美元指數反彈,對人民幣匯率構成被動(dòng)貶值壓力。

匯率貶值對債市影響有限

匯率變動(dòng)對各類(lèi)資產(chǎn)價(jià)格的影響引人關(guān)注,而單純考慮匯率貶值對國內債市的影響,關(guān)系并不明顯。

方正固收首席分析師張偉認為,當下人民幣匯率小幅貶值對債市影響小。首先,盡管匯率受到外匯市場(chǎng)對人民幣供求的影響,但外資機構并非國內債市的主要配置機構,即使外資機構因為人民幣匯率貶值而階段性減少?lài)鴥葌渲?,這對整體債券配置需求的影響有限。其次,央行貨幣政策難以因為人民幣匯率貶值而收緊。貨幣政策以?xún)葹橹?,而內需偏弱,這意味著(zhù)貨幣政策難以主動(dòng)收緊。如果經(jīng)濟繼續走弱,貨幣政策存在邊際轉松的必要性以穩定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,這才能穩定匯率。

國聯(lián)固收首席分析師王宇鵬也認為,匯率貶值對債市難言利好或利空。匯率下跌提示經(jīng)濟修復程度較弱,似乎對債市是利好;但從匯率走勢對貨幣政策的制約來(lái)看,對債市可能存在一定利空,貨幣政策進(jìn)一步寬松的壓力較大。因此,匯率并不是債市走勢的長(cháng)期可參考因素,僅在突破關(guān)鍵點(diǎn)位置后,可能會(huì )對市場(chǎng)情緒產(chǎn)生一定的負面影響。匯率本身就是一個(gè)對經(jīng)濟基本面的映射,不太會(huì )直接影響資產(chǎn),對債市的影響有限。

據Choice數據,今日截至16:00,10年國債活躍券收益率上行1BP收于2.66%。自6月13日央行公開(kāi)市場(chǎng)操作利率調降落地后,債市小幅調整,近期又趨于穩定。

美元指數與國內債市的正相關(guān)性更顯著(zhù)

在人民幣匯率走弱的同時(shí),美元指數再度抬頭。6月上旬,隨著(zhù)美聯(lián)儲加息預期降溫、美國債務(wù)上限問(wèn)題得到解決,美元指數一度回落。端午小長(cháng)假期間,在美聯(lián)儲鷹派言論推動(dòng)下,美元指數走強,最新收于102.70附近。

申萬(wàn)宏源資產(chǎn)配置首席分析師金倩婧統計發(fā)現,美元指數和國內債市保持較好的正相關(guān)性(即美元指數和國債收益率保持負相關(guān)性)。特別是自2014年后,美元指數和國內債市的正相關(guān)性進(jìn)一步增強,頂部和底部時(shí)點(diǎn)基本接近。從最近的情況來(lái)看,2022年9月底美元指數見(jiàn)頂于114.80,2022年11月開(kāi)始國內債市開(kāi)始大幅調整;2023年2月初美元指數止跌于100.80后震蕩走強,2023年2月開(kāi)始國內債市也開(kāi)始走強,美元指數的走勢對國內債市投資有較好的參考意義。

圖:美元指數的頂部基本對應10年國債收益率底部

(資料來(lái)源:申萬(wàn)宏源,財聯(lián)社整理)

金倩婧認為,美元指數走勢反映的是美國經(jīng)濟相對其他主要經(jīng)濟的強弱程度;而國內債市主要受到國內基本面和貨幣政策影響,美元指數和中國國債利率之間的強相關(guān)性以中美經(jīng)濟的相對基本面趨勢、以及對應的貨幣政策周期為紐帶。

站在2023年的背景下來(lái)看,這一輪中美經(jīng)濟基本面和貨幣政策的背離仍在繼續,一方面美國經(jīng)濟基本面維持韌性,貨幣政策尚未見(jiàn)到實(shí)質(zhì)性轉鴿;本輪中國經(jīng)濟內需恢復速度較慢,國內貨幣政策也整體保持寬松,呈現“美國淺衰退、中國弱復蘇”格局,導致了過(guò)去一段時(shí)間美元走強的過(guò)程中,中國國債收益率整體回落。

對于人民幣匯率、美元指數、中國國債收益率三者之間的關(guān)系,金倩婧認為人民幣大幅貶值通常有超強美元的支撐,因此人民幣匯率貶值對美元指數和國內債市的正相關(guān)性有較好的催化作用。不過(guò),從歷史上看,人民幣匯率顯著(zhù)貶值后,穩增長(cháng)政策落地概率通常會(huì )有所提升。

穩增長(cháng)政策預期升溫,加上中美關(guān)系邊際緩和,美元指數同樣邊際走軟,降息之后的債市確實(shí)有邊際調整壓力。7月政治局會(huì )議之前,預計穩增長(cháng)政策預期難降溫。中期來(lái)看,考慮到地產(chǎn)周期下行對整體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中樞和彈性仍有較大影響,穩增長(cháng)政策預期下經(jīng)濟再衰退預期雖有所緩解,但復蘇交易或難以持續線(xiàn)性外推,債市階段性調整之后仍有機會(huì )。

關(guān)鍵詞:

責任編輯:QL0009

為你推薦

關(guān)于我們| 聯(lián)系我們| 投稿合作| 法律聲明| 廣告投放

版權所有 © 2020 跑酷財經(jīng)網(wǎng)

所載文章、數據僅供參考,使用前務(wù)請仔細閱讀網(wǎng)站聲明。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許范圍內服務(wù)!

聯(lián)系我們:315 541 185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