極兔,只用一天躋身中國快遞前五|全球頭條

時(shí)間: 2023-06-28 09:40:09 來(lái)源: 虎嗅APP

作者|Eastland

頭圖|IC photo


(資料圖片僅供參考)

2023年6月16日,港交所官網(wǎng)披露了極兔速遞環(huán)球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極兔”)招股文件(申請版)。招股文件顯示:2022年極兔業(yè)務(wù)量在120億,占中國快遞市場(chǎng)的10.9%,躋身五強(注:京東物流沒(méi)有單獨披露快遞業(yè)務(wù)量;順豐市場(chǎng)份額10%,被擠出前五)。

2020年3月,極兔進(jìn)入中國快遞市場(chǎng),全年業(yè)務(wù)量20.8億,市場(chǎng)份額2.5%。進(jìn)步可謂神速,極兔在《招股文件》中稱(chēng):“我們僅用3年時(shí)間就實(shí)現了單日5000萬(wàn)單的里程碑,在中國市場(chǎng)的同行中所用時(shí)間最短?!?/p>

某自媒體寫(xiě)道:“從在中國市場(chǎng)一無(wú)所有,到成為國內前五快遞企業(yè),極兔僅僅用了三年”。還有媒體稱(chēng),極兔“只用了短短三年時(shí)間就走完了通達系花上十年才走完的路”。

錯!不是3年,是1天!2021年12月8日,極兔完成對“百世快遞中國”的收購、自即日起并表。

百世快遞(曾用名“百世匯通”)是“通達系”成員,業(yè)務(wù)量超過(guò)順豐。2019年,百世快遞單日最大處理量就達6520萬(wàn)件;2020年,百世快遞業(yè)務(wù)量85.4億件,市場(chǎng)份額10.2%,居快遞公司第五。

贊美極兔“三年進(jìn)前五”“日處理5000萬(wàn)件”不提收購百世快遞,很滑稽。

百世集團“壯士斷腕”

2015年,百世集團旗下快遞業(yè)務(wù)量14億件,單票收入2.7元;

2017年,百世快遞業(yè)務(wù)量38億件,單票收入3.4元;

2020年,百世快遞業(yè)務(wù)量85億件,單票收入跌至2.3元;

2021年前三季,百世快遞業(yè)務(wù)量62億件,單票收入1.9元。

百世快遞效益與業(yè)務(wù)量和單票收入相關(guān):

2017年,單票收入3.4元,毛利潤率2.7%;

隨后兩年,業(yè)務(wù)量增長(cháng)帶來(lái)的規模效益超過(guò)單票收入、小幅下滑,毛利潤率溫和上漲。2019年,百世快遞毛利潤達10億元,毛利潤率4.7%;

2020年疫情到來(lái),百世快遞依然保持增長(cháng),全年業(yè)務(wù)量85億件。但是單票收入降至2.3元,毛利潤由正轉負,毛虧損5300萬(wàn)、虧損率0.3%,每單損0.6分錢(qián)。

可以看出,百世快遞盈虧平衡點(diǎn)就在2.3元附近。假如2021年單票收入觸底回升,百世集團不會(huì )出售快遞業(yè)務(wù)。

但事與愿違,2021年百世快遞單票收入逐季下滑:Q1跌至2.1元、Q2跌破1.9元;前三季虧損8.7億、虧損率7.3%,每單虧損0.14元。

百世集團貨運效益也出現滑坡。2020年毛利潤9332萬(wàn),2021年毛虧損超2.6億。

至此,百世集團旗下三大主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中,快遞、貨運大幅虧損,唯有供應鏈管理取得7300多萬(wàn)毛利潤。出售快遞業(yè)務(wù)是無(wú)奈之舉。

極兔招股文件中提到這宗并購時(shí)稱(chēng),“以715.5百萬(wàn)美元對價(jià)收購價(jià)值68億人民幣的百世快遞中國”。7.155億美元折合45.6億人民幣,相當于打了“六七折”。

出售快遞業(yè)務(wù)后,百世集團沒(méi)有輕裝上陣、做大做強貨運、供應鏈管理的跡象,反而呈現一派衰敗。

2019年,百世集團毛利潤16.4億、毛利潤率5.1%;

2022年——“斷舍離”后第一年,百世集團毛虧損擴大2.6億、虧損率3.4%;

營(yíng)收規模大幅萎縮,致使費用率一飛沖天:2019年總費用率僅為4.9%,2022年僅行政費用率就高達11.5%;總費用率16.4%,是2019年的3.4倍。

2020年,百世集團營(yíng)收近300億,經(jīng)營(yíng)虧損16.9億、虧損率5.6%;

2021年,剔除快遞業(yè)務(wù)后,百世集團營(yíng)收僅114億,經(jīng)營(yíng)虧損14.6億、虧損率12.8%;

2022年,百世集團營(yíng)收僅77億,經(jīng)營(yíng)虧損14.3億、虧損率18.4%(為2020年的3.3倍)。

業(yè)績(jì)江河日下,股價(jià)猶如斷了線(xiàn)的風(fēng)箏:2021年,百世集團開(kāi)盤(pán)價(jià)為40.8美元;賣(mài)掉快遞業(yè)務(wù)后,年末收于17.03美元,市值較年初下降47億美元;2022年末,百世集團收于2.2美元,市值4300萬(wàn)美元,不到峰值時(shí)的百分之一!

壯士斷腕是舍棄一只手,保住身體。百世集團出售快遞業(yè)務(wù)是舍棄了身體,只剩下一根手指頭。

百世下殘的棋,極兔能接手,不是更高明,只因有錢(qián)。

極兔的尷尬,1+1=1.5

2020年3月,極兔進(jìn)入中國快遞市場(chǎng),以低于同行30%~50%的價(jià)格招攬客戶(hù),1元、2元不是新聞,甚至“8毛錢(qián)發(fā)全國”。

超低價(jià)格、巨額補貼,單日業(yè)務(wù)量迅速爬升至2000萬(wàn)件。在進(jìn)入中國第一年,極兔業(yè)務(wù)量(不含東南亞,下同)就達到了21億件。單票收入1.6元。而在東南亞市場(chǎng),極兔單票收入6.3元。

2021年,極兔再接再厲,業(yè)務(wù)量增到83億件,單票收入1.7元(僅為東南亞的24%);

百世快遞卷不動(dòng)了,只好賣(mài)身給“卷王”。極兔從2020年3月進(jìn)入中國快遞市場(chǎng)到2021年12月收購百世快遞,相隔僅1年零9個(gè)月。

假如極兔發(fā)動(dòng)價(jià)格戰時(shí)就預見(jiàn)到“有人挺不住”并做好“收容”準備,算不上“深謀遠慮”。

尷尬的是,極兔收購百世快遞沒(méi)能實(shí)現1+1≥2,卻落得1+1=1.5:

2021年前三季業(yè)務(wù)量61.6億,營(yíng)收120億、單票收入1.9元/件。Q4是電商也是快遞旺季,快遞公司業(yè)務(wù)量占全年的30%。照此推算,2021年百世快遞業(yè)務(wù)量約88億件。

2021年12月8日起,百世快遞業(yè)績(jì)并入極兔,粗略推算貢獻了8億業(yè)務(wù)量,極兔本身75億。

2021年,百世快遞、極兔業(yè)務(wù)量合計近160億件(百世快遞85億、極兔75億)。

2022年,極兔業(yè)務(wù)量120億件,僅為2021年合并前兩家業(yè)務(wù)量之和的75%。

“消失”的40億件,是2021年以超低價(jià)獲得的業(yè)務(wù)量。2022年,極兔中國快遞業(yè)務(wù)單票收入2.3元,較2021年提高0.5元,業(yè)務(wù)量掉了40億。

極兔的實(shí)踐證明,超低價(jià)獲客不可持續。

7.2億美元花得值

通過(guò)打價(jià)格戰獲客不可持續,但極兔的錢(qián)沒(méi)有白燒!

2020年3月極兔進(jìn)入中國快遞市場(chǎng),5月A輪融資11.9億美元,12月B輪融資1億美元,2021年2月B+輪融資18.2億美元。

眼看31億美元就要燒光,“通達系”中最弱的一家終于扛不住了。

2021年10月19日,極兔以每股14.1美元簽下C1輪,融資20.8美元;十天后,與百世訂立收購協(xié)議(對價(jià)7.2億美元);12月8日,完成對百世快遞中國的收購。

但直到2022年3月21日,C1輪才完成配售。2023年5月17日,極兔按面值(等于白送)向C1輪投資者發(fā)行1.19億股,將C1輪融資均價(jià)拉低至7.8美元。極兔大概率沒(méi)有完成并購百世前的承諾,2023年5月增發(fā)執行的是對賭條款。

自2020年3月進(jìn)入中國,極兔數輪融資合計近54億美元。一年半的價(jià)格戰燒掉30億美元,造成全行業(yè)虧損,直到百世“熬不住”;收購百世快遞用了7.2億美元;2022年繼續虧損,年末賬面現金15億美元。

如果沒(méi)有對百世快遞蛇吞象式并購,2022年要么再燒幾十億美元,要么業(yè)務(wù)量暴跌,對投資人的吸引力將所剩無(wú)幾。

2021年末7.2億美元收購百世快遞,2023年撐起百億美元估值,真是劃算。

極兔模式

在極兔看來(lái),快速擴張的核心因素不是價(jià)格戰,而是模式創(chuàng )新,即“區域代理”。

快遞運營(yíng)主要有兩種模式——直營(yíng)、加盟(極兔稱(chēng)之為“網(wǎng)絡(luò )合作伙伴”)。順豐、京東物流屬于直營(yíng)模式,“四通一達”屬于加盟模式。

極兔在相關(guān)國家設立“國家總部”,投資建設關(guān)鍵基礎設施,包括搭建IT系統、建設轉運中心、采購干線(xiàn)運輸車(chē)輛。

下一步,極兔不是直接招募加盟商,而是授權“區域代理”,后者以極兔品牌展業(yè)(如招募加盟商),可使用國家總部投建的轉運中心、運輸網(wǎng)絡(luò ),并支付費用。在這個(gè)階段,區域代理是極兔的客戶(hù)。

經(jīng)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磨合,極兔會(huì )收購區域代理名下公司的控股權、實(shí)現并表,對價(jià)是極兔的股權。

極兔的區域代理模式對企業(yè)文化的一致性要求低,靈活性及適應性強。極兔投資、運營(yíng)國家總部,“區域代理”招商并承接部分管理工作,加盟商負責攬件、配送。

截至2022年末,極兔擁有104個(gè)區域代理、9600個(gè)網(wǎng)絡(luò )合作伙伴;運營(yíng)280個(gè)轉運中心、8100輛干線(xiàn)運輸車(chē)輛(約半數自有)、3800條線(xiàn)路;2.1萬(wàn)個(gè)攬件、派送網(wǎng)點(diǎn)。

模式優(yōu)越還依靠?jì)r(jià)格戰?模式優(yōu)越還需運用資本力量收購中國第五大快遞運營(yíng)商?為什么并購百世快遞后,沒(méi)有產(chǎn)生“點(diǎn)石成金”的效果?

極兔模式確有幾分新穎,但在中國的有效性尚待驗證。

*以上分析僅供參考,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

關(guān)鍵詞:

責任編輯:QL0009

為你推薦

關(guān)于我們| 聯(lián)系我們| 投稿合作| 法律聲明| 廣告投放

版權所有 © 2020 跑酷財經(jīng)網(wǎng)

所載文章、數據僅供參考,使用前務(wù)請仔細閱讀網(wǎng)站聲明。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許范圍內服務(wù)!

聯(lián)系我們:315 541 185@qq.com